關於部落格
這裡存在的是 我眼中的真實
  • 745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OVER THE I,UNDER THE [si:] -12

OVER THE IUNDER THE [si] -12 (瀧龜)


 

 

他不愛你喔,你聽清楚了,赤西仁是不可能真心的去愛你的。 
       比較起來,我還比較珍惜和也呢,我會好好聽你說話,告訴你真實的殘酷,而且,我一次都沒有碰過你對吧。



 

 

多久以前已經無跡可尋,但是龜梨無法遺忘,那天瀧澤抓住他的手,帶著慣有的淺笑輕輕的問,「你喜歡赤西,對吧?

 

 

回憶起來,那一刻之後,自己的雙腳,也許已經踏入了地獄。

 

 

 

 

龜梨在瀧澤銳利的眼神下無處可逃,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仍無法應對,嘆了口氣,放棄了掙扎,「…為什麼會知道?」為什麼看出來的偏偏是瀧澤前輩。

 

 

那個總是讓龜梨帶著不詳預感的男人。

 

 

 

 

「因為我可是一直看著你們的,和也用盡心機的討好仁,仁的一句話就會讓你開心個半天,這些事情,我可是前輩啊。」瀧澤輕挑的拍了拍龜梨的頭,衝著龜梨笑,「まあ、有什麼煩惱的話,就找我商量吧。

 

 

 

 

之後的龜梨,就像在汪洋上抓住了浮板,關於赤西的大小事,自己對於這份隱忍的愛情是多麼的痛苦,都一一向瀧澤傾訴,瀧澤倒也不厭其煩的當著所謂的愛情諮詢。龜梨愛了赤西好久好久,瀧澤當個傾聽者好久好久。

 

 

 

 

 

 

看不見真實的人是愚蠢的,在我手中成長的你,與其讓你當個愚者,不如化作修羅吧! 
        讓我看看,那個在復仇的火燄中日亦美麗的樣子。

 

 

 

 

 

 

 

 

「吶、タッキー我跟仁開始交往了呢!」電話的那頭,龜梨興奮的無法掩飾。

 

 

「喔…很好啊カメ,終於成功了呢!」像是分享著快樂一樣,瀧澤回應著龜梨,「那麼…」 「仁有說他愛你嗎?」瀧澤壓低聲線的質問聽來令人毛骨悚然,「啊、不…現在應該先問你,到手的感覺如何呢?」

 

 

 

 

タッキー?」頭一次,龜梨感覺到從心底的害怕,瀧澤秀明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果然沒有人能看透,也沒有人能掌控。

 

 

 

 

「和也、我還是會繼續扮演著好前輩的角色的,只是啊,該提醒你的事情,我還是會告訴你喔!像是,仁根本不愛你這種事。」


隱隱約約,龜梨想起了渋谷拿著小刀劃著手背低聲喊著瀧澤的聲音,想起了翼若有所思的看著瀧澤的悲傷眼神,想起了赤西說過

 

瀧澤前輩家的床很大。

 

 

 

 

 

 

 

 

すばる…能問你一個問題嗎?」龜梨鼓起勇氣播打了電話,這是他能向旁人求救的唯一方法,「瀧澤前輩,到底是怎麼樣的人?」

 

 

カメ、我不知道你發生什麼事,但是如果跟那個男人扯上關係,就必定是個深淵。』讓我一輩子也無法擺脫的痛苦深淵。

 

就像宣告著死期一般,龜梨虛軟的垂下握著電話的那隻手,「仁,你能不能讓我多相信你一點…只有你、只有你才能拯救我。」

 

 

瀧澤從前的溫柔言語和如今的冷酷面孔在龜梨腦中不斷交錯,宛如幽魂般地,控制著他前行。

 

 

答錄機裡總是出現一句又一句殘酷的留言,警惕著他,所謂的真實。

 

「和也,赤西他不愛你。」

 

 

「仁對你做的事情,他可以對斗真做、可以對我做,但是他真正想得到的,可是山下喔!」

 

 

「和也,你是個聰明的孩子!你不會不了解自己應該做什麼的吧!」

 

 

「我可是前輩,聽我的話,你應該要聽我的話。」

 

 

宛如幽魂一般,控制著他前行。

 

 

 

 

即使龜梨所存在的世界已經崩壞,那樣深深烙印在腦海裡的,瀧澤的一言一語卻沒有一刻遺忘,他活著看好友的消逝,看前輩們的愛恨糾結無能為力,看自己心愛的人公然的背叛。

 

如同見證著命運流轉是多麼可悲的真實,怨恨著瀧澤秀明不該教給他如此的殘酷,讓他對於手刃自己的摯愛也能毫不猶豫。

 

 

 

 

亀梨拿起了手機,撥打起那個如同噩夢般存在的電話號碼。

 

 

「喂…瀧澤前輩,我戰勝你了喔!我把仁,融入了我的骨血,他永遠不會離開我了呢…。」忽然想起了赤西說過太陽升起時的天空美麗得會令人流淚,龜梨一邊走向頂樓,一邊持續著一個人的通話,「雖然前輩聽不到了,瀧澤前輩你到最後,一定還是沒有愛著誰吧,すばる說你只愛自己而已!真是可憐、這麼辛苦的當個偽善者,其實大家都清楚的,只是為了自己而不去戳破,好辛苦啊。」

 

 

按下了結束通話鍵,龜梨知道,這樣的留言會迴響在瀧澤空蕩蕩的家中,伴隨著每個人的痛苦與解脫。

 

 

天台上的冷風吹得讓人從心底發寒,不過已經冰冷的人,一定不會知道這樣的感受了,龜梨慶幸著自己在成為冰冷之前還能保持冷靜,「喂…東京警政廳嗎?我要報案。偶像赤西仁的屍體,在我家的冰箱喔!恩…在哪裡,你們查的到的吧。」

 

 

 

 

這麼痛苦的日子,已經夠了,龜梨覺得是真真正正的戰勝瀧澤了,龜梨和也是的愛情是真實的

 

 

 

 

從天台的至高點一躍而下,懷中藏著許許多多的照片,有龜梨初次和赤西到沖繩的兩小無猜、有幾年前山下紅著臉向斗真告白的情景、有渋谷幾週前寄來的和亮一起的生活照、有瀧翼出道時翼前輩燦爛的笑顏、有瀧澤為了展示自己的權利而送來的,赤西的不堪。在朝陽的照映裡,垂直落下。

 

 

 

 

在這片陽光下,讓世人看清楚吧,我們的美麗燦爛、我們的罪孽深重,還有那些殘酷的陰暗。

 

 

「都結束了呢。」在墜地的疼痛襲來之前龜梨的唇角泛起了微笑。

 

 

 

 

 

 

 

 

『和也、你不會明白的,仁不愛你,可是我愛你。』

 

亀梨不會知道,藏在瀧澤上衣口袋裡,那封來不及寄出的信。

 

 

 
























該死、這篇卡好大又沒時間寫= =|||
當初一堆瀧龜的點子都跑哪去了(淚)
嗯啊、結果還是好人啊....=''=

冷一點(拍) 是最後了(拭淚)

啊、要祝赤西仁的愛人和美生日快樂(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