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存在的是 我眼中的真實
  • 745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OVER THE I,UNDER THE [si:] -8







      「雅紀無論什麼時候,都是最純潔最美麗的呢!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你的。」

 

櫻井忘不了那個晚上,相葉見到他之後,微微顫抖的聲音向他求救的樣子,是多麼的無助、多麼的惹人憐愛;櫻井親吻著相葉,輕聲問道,「相葉ちゃん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無奈相葉只是靠在櫻井胸前死命的搖著頭說著翔君你不可以討厭我千萬不要離開我。

 

櫻井下定決心要保護這樣的相葉,絕對、絕對不讓他受到任何的汙染。

 

 

於是,相葉順理成章的住進櫻井家。

 

這對櫻井來說,無非是件如魚得水的事,櫻井上上下下的親朋好友,沒有人看不出來藏在櫻井眼裡那份滿溢的愛意,相葉生日時總是精心挑選禮物、工作的時間總是親自接送,同是嵐的團員和相葉最親近的二宮笑著說,有種相葉ちゃん就要被拐走的感覺吶。

 

 

 

 

擦著相葉溼答答的頭髮,櫻井的動作輕柔,「我們是戀人吧!」對於這種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總是會有令人不安的虛幻感。

 

「嗯…翔君對我很好嘛、如果再不接受你豈不變成我的錯?」標準的得了便宜又賣乖的說法,相葉笑倒在櫻井懷裡。

 

「那麼相葉ちゃん可以跟我說最近發生了事了嗎?只要晚上一關燈、或者我不在,就好像擔心著什麼似的…。」櫻井皺著眉頭凝視著相葉,「雖然相葉ちゃん這麼黏我我是很高興啦!這樣的情形不知重複了多少次,相葉總是在夜裡驚醒,然後靠在櫻井的懷裡哭泣,哭泣著對不起起初櫻井也以為是相葉靈異節目作多了的後遺症,但久而久之也懷疑起是否有什麼樣的事物在糾纏著相葉,讓他心靈如此的不安。

 

 

「翔君討厭我了嗎?」對於櫻井的發言,一瞬間讓相葉的眼眶泛紅了起來,「翔君是那麼的優秀,所以開始討厭像我這樣的人了吧,是啊,我是個犯罪的人啊…」

 

對相葉突如其來的反應,櫻井感覺到不知所措了起來,「不是的!我愛你,相葉ちゃん你什麼錯都沒有!」

看著戀人哭泣的臉,櫻井心疼之餘卻有種奇妙的錯覺,蒼白的臉孔和金色微長的髮,連哭泣著的面容都是如此的美麗,一定是天使吧,「雅紀你好美、你是世界上最乾淨最美麗的生物。」櫻井捧起相葉的臉陶醉地親吻著。

「不…翔君你不明白我的罪惡有多麼的重。」

 

持續著無聲的言語,像在隱忍什麼似的,相葉緊閉著雙眼回應櫻井在他潔白項頸所留下的濕潤感觸。

 

 

『對不起…我只是利用著你的溫柔。』

 

 

這樣的相葉讓櫻井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感,連接吻都能讓他感到顫慄,看著相葉緊蹙的眉和肩胛骨上沁出的一層薄汗,幾乎要讓他瘋狂,一定是相葉那莫名的罪惡感吧!讓自己就像在褻瀆天使一般。

 

「翔君…對不起…」即使是這樣的情況下,相葉依舊是帶哭腔的喚著櫻井,還有讓人摸不著頭腦的一句句的對不起。




 

總是隱瞞,總是在道歉,這會讓我真的認為,愛你也是一種罪。

 

 

 

「吶…翔君、殺了人,會怎樣?」相葉呆呆的盯著電視螢幕的新聞報導開口。

 

「法律責任一定是逃不掉的啦,不過良心的譴責我想才是最痛苦的吧。」櫻井苦笑著揉了揉相葉的頭髮。

 

「是啊…一定很痛苦很痛苦的吧。」

 

 

每晚、每晚…都只是對不起,我奢望著的我愛你,究竟是什麼時候會實現。






 

タッキー…你是怎麼向過去說再見的?』

 

躺在潔白的雙人床上,相葉覺得他連發出求救都會讓自己呼吸困難,報應來了。

 

沒有月亮的夜晚,一片黑暗,自從那天之後,就是一片的黑暗。

 

 

相葉ちゃん你在做什麼?」櫻井難得不帶感情的對著相葉說話。

 

對於櫻井在有通告的時間卻出現在家裡,相葉顯得有些應付不及,「嗯…跟タッキー聊天…」隨意應付的謊言讓櫻井有些不悅。

 

「你寧願跟瀧澤說,也不願意告訴我你究竟是怎麼了嗎?」櫻井一把抓住相葉拿著攜帶的手腕,「我是這麼的愛你,你難道不了解嗎?」

 

 

櫻井的情緒像脫韁的野獸,對相葉的溫柔紳士似乎在今夜蕩然無存,看著相葉驚恐的神色,櫻井卻撕扯著他潔白的襯衫,被箝制著的手腕浮出了淡淡紅痕。

 

「翔…翔君,我求你、不要這樣!」見櫻井無視於自己的抗議,相葉開始慌張了起來,「是我對不起你,我害怕了,我沒辦法一個人,要是我說了翔君就會討厭我…」

 

 

「是我殺的,我殺了ヨコ

 

 

相葉ちゃん…這並不好笑。」空氣在一瞬間凍結,櫻井冷靜了下來緊盯著哭喊著的相葉。

 

就像電影中犯人的自白一樣,相葉告訴了櫻井自己是怎麼樣臨時起意殺了橫山,隱藏的只有原因,那個連自己都弄不清楚的原因。

「那麼相葉ちゃん喜歡ヨコ嗎?」看著相葉輕輕的點頭,櫻井覺得自己就要崩潰,「喜歡我嗎?」

 

相葉依舊點了頭,用他那富含著淚水的雙眼看著櫻井就要哭泣的表情,然後微笑得美麗。

 

不是天使,這個人,根本就是個會把人推入地獄的惡魔。

 

 

「我根本保護不了這樣的你啊!」櫻井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他所堅信著的事物已經變質了,自己根本就什麼都看不清,空有著讓事務所裡的人崇敬的大學頭銜,卻連自己愛了這麼久的人都無法守護,相葉不再是那個純淨美麗的相葉,他的身上只剩下血汙,和罪惡的恐懼。

 

看清事實的人終將受事實的折磨。

 

 

櫻井家傳的寶刀,夠不夠洗清罪孽。

 

 

從那座祖父寶貝著的刀架上取下擦得晶亮的武士刀,刀光粼粼,映著相葉哭累了的睡顏。

 

請你永遠的當個沉睡的天使吧,不要醒來,一醒來你會哭喊會抵抗,這樣就一點也不美麗了。

 

「雅紀你永遠是那麼的純淨,那麼的美麗。」抱著相葉美麗的頭顱,武士刀的切痕乾淨俐落,如同櫻井向來的作風,強硬而不留痕跡。

 

 

只為了一個人而溫柔的櫻井翔,已經消失了。

 

換上了適合自己,也適合相葉的潔白襯衫,好乾淨。

 

我們的愛,好乾淨,我愛你,可是一點罪都沒有。

 

可是,殺了人的罪惡怎麼辦?

 

「喂…翼…」沒有月亮的夜,卻刺眼的叫人眼淚直流,那樣的一片黑暗,太刺眼。












下一個又是戀茵orz...
新年快樂(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