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存在的是 我眼中的真實
  • 745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它的名字絕對不叫情人節賀文

 

 

他聽過他對他說,「翼,你的名字會飛耶!」他笑著罵他沒禮貌怎麼連人家的名字都開玩笑。

 

下個世紀,他在遠處看著他們,展翅,高飛。

 

 

 

在東京的時間,渋谷すばる喜歡賴在生田家,捏著斗真軟軟的臉頰,從白天聊到晚上,從樂團聊到家裡的寵物,不是因為平時沒有聊天的對象,而是斗真身上那股自然讓人放鬆的力量是關8的成員不會有的,以及,斗真不是關西人,也不是東京人。

 

不知道是在發呆,或者思考,渋谷盯著生田房裡收藏整齊的CD櫃發呆,各式各樣的,從古典樂到地下樂團,還有那張附上完整簽名的單曲,瀧澤秀明與今井翼,齊頭並列。

 

すばる…你還好吧?」有些擔心的看向渋谷,暗想著,『是不是該將那個收起來…。』

 

「嘿嘿…我沒事啦!」一頭倒向香噴噴的單人床,望著天花板說道,「只是忽然覺得,真是太好了。」

 

「什麼太好了?」對於好友慣性的天外發來一筆,生田依舊是摸不著頭緒。

 

「翼啊,他很溫柔,又很沉著,斗真也不是常常說翼的眼睛很溫柔嗎?」翻了個身,背對著生田繼續說道,「有他在的話那個傢伙,應該會很好。

 

 

聽見渋谷這樣的坦白,生田忽然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就像要消失似的,原來的那個任性卻真實的渋谷すばる,會從此隱藏。他不想要這樣的情形發生,無論瀧澤或者今井,都是相處多年的朋友,但是基於私人理由,總是多心疼渋谷一分,那樣的痛苦和懊悔,生田比誰都清楚,但是渋谷總是放不開,瀧澤所給他的曾經太過美好。

 

 

すばる也很溫柔啊,亮不也這麼說過?」生田坐正了身子,努力的讓背對著自己的渋谷感受到自己是認真的回應著他的。

 

 

沒有什麼人是註定要受到折磨的,在我渴望著能得到幸福的同時,也期望你能得到幸福。

 

 

一把抓起了床上的抱枕,渋谷將自己蜷成一團,更顯嬌小,「沒有說謊喔,我是真的覺得翼很好。」揉了揉鼻子,二月是個花粉症發作的季節,「斗真也許不相信吧,可是我從來沒有期望過會和タッキー出道這種事,我的關西伙伴很不錯的。」

「我只是無法理解,他什麼都不告訴我。」其實一直在等待著的,一直在等待著瀧澤會對自己說些什麼,快點追上來喔,雖然出道很忙碌但是還是把你放在心裡的,諸如此類,什麼都好。

 

 

但是什麼都沒有,就這樣空等了幾個年頭,什麼都沒有;關於瀧澤消息,一直是村上說、斗真說、甚至是龜梨告訴自己的,曾經那樣美好的感情,連一次像樣的爭吵都沒有,就這樣被冰凍在上個世紀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生田覺得要吐出氣息都會覺得難過,淡淡的像在說著別人的故事一樣的渋谷,承受了多久這樣的期待和絕望,「這樣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告訴すばる

 

 

還是說了,生田告訴了渋谷,和瀧澤一起喝酒的時候,醉得昏昏沉沉的瀧澤總是唸著『すばる還是不原諒我嗎?』、『我愛著他的啊…。』那樣無助的神情任誰看了都會想要哭泣。

 

好殘忍,生田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對自己的摯友這麼地殘忍,看著渋谷微顫的肩頭他想撕爛自己的嘴。

「已經來不及了啊,已經,沒有勇氣了。」像瞬間的失溫,從渋谷嘴裡緩緩吐出的語言,冰冷了狹小的房間。

 

兩個人同時在等待,兩個人同時在錯過。

 

 

 

忽然刺耳的來電聲,打破了沉默,「斗真、你的手機在響。」渋谷轉頭指向放置在櫃子上的手機。

 

「喔喔…喂、我是斗真。」聽到來電者的聲音的剎那,生田的眉頭皺了起來,「瀧、瀧澤…」當然也沒有看漏渋谷忽然瞪大了眼的動作。

 

「恩…沒有,山下在忙,沒有出門…」一邊在意著渋谷的目光,一邊應付著瀧澤的對答,「す…すばる在我家。

不知是什麼樣的鬼使神差,已經顧不了之後會被渋谷怎麼樣對待了,「跟すばる說說話吧。」生田一股腦的把手機湊到渋谷的耳邊。

渋谷用唇語和扭曲的表情吼著『你做什麼!』

 

硬生生的開口,「呃…我是すばる。」

 

「嗯…我很好。」電話的那頭,應該有著萬語千言吧,生田看著渋谷漸漸緩和的面容如此的想著。

 

如果可以解開就好了呢,兩個人之間的誤會,還有冰封在上個世紀末的情感。

 

「一定要和翼一起飛喔,タッキー、謝謝你…」,生田不停的用面紙擦著滑落渋谷雙頰的淚水,輕柔的就像怕碰碎他一樣。

「不…我沒有哭,我很好喔。」

 

 

謝謝你愛過我,這麼一來,只要回憶起你,都會帶著溫柔而美麗的笑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