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裡存在的是 我眼中的真實
  • 745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

 

 

 

 

 

電視機在黑暗中閃著異樣的光芒,綠色紅色黃色三原色相間的打在蜷在沙發一角的人身上,緊盯著螢幕不動,似乎也沒有把心思放在影片內容上,這只是種虐待自己眼睛的方法。

 

 

ああ~搞什麼啦!不意外地,煩燥感傳遍了全身。 
         一定是東京腔的錯,那時候努力的用著拘緊的東京腔講話,才會忍不住想哭。 
         該死的時間點不對,才會在回顧影片一放到君だけに就紅了眼眶。


重新審視那天的錄影,又是把自己更逼向絕境一步。

 

 

 

 

 

 * * *

 


 

 

 

從個人演唱會結束後就沒見面的FIVE成員,一到NHK就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前FIVE主唱興高采烈的從來不把危機感當一回事。

「熊裝耶~上里!」甩著厚厚皮草的雙袖,朝著FIVE巨人前進。 
       「アホ~外面在下雪你穿短袖!」對著石垣的關西腔毫不掩飾。

 

直到如今  我的心靈與身軀  仍索求著你 
      即使被擁抱  即使雙手相繫  仍感寒冷

 

 

 

渋谷すばる只要一拿到麥克風,現場的氣氛就會完全不同,FIVE的成員們是最能夠體會這一點的。

曾經,如同曇花一現地,在最近的位置看著小小的搖滾巨星的夢想,獅子般張牙舞爪的表面下,柔軟他們不敢想像,一首又一首的哀愁,一句又一句的迷茫,那陣子中江川每每看到すばる的詞就是一陣頭痛,即使不曾對誰明說,すばる想要傳達出去的那份苦痛的的確確清晰明瞭。 


        已經被治癒了嗎?在這如同跨越了一世紀的四年間。

 

* * *

 

「他有點緊張對吧!」牧野的圓圓眼望向上里,正好是三十度角。 
         偷偷摳著指甲,在眼角鼻樑這邊摸摸那邊摸摸。 
       「因為是前輩吧,要是今天坐在太一君前面的是你不嚇到發抖才怪。」上里抓了抓頭表示不在意。

『我倒覺得是從太一君說了要看另一面的すばる才開始的。』這樣的話當然是偷偷放在心底,畢竟,所謂另一面的すばる會讓現場如何發展,沒人能掌握。

 

如果說関ジャニ∞是渋谷すばる的歸處,讓他大聲笑鬧恣意任性的話,FIVE的曾經就顯的微妙了,Jr.裡最高最強的搖滾樂團,創作豐富的如同夏祭煙花,但是,我們的主唱眼裡的星光閃閃卻總是被那層濛霧給隱藏。

 

 

 

あぁ~村上君、你們來了!」エイト的成員一出現,現場的氣氛更熱絡了些。 
        「石垣~我們沒有鍵盤手,你來加入エイト大倉搖搖晃晃的搭上石垣的肩。 
        「喂喂…這傢伙怎麼回事!?」一臉無奈地,向村上保母討救兵。 
       「別理他,一首小蜜蜂都彈不好,被ヤス鄙視了。」翻了個白眼,一記村上式的爆頭打在大倉腦門,「少丟人了你!」

「吵死了你們!!」浪花主唱在怒吼,完全忘記是收錄中。 
        「あははは…関ジャニ∞真的是百聞不如一見耶!感情真好。太一君笑得毫不留情。

──擺明了就是在說他們吵。──

 

すばる君…我們來看回顧影片吧!可以的吧。 
        「咦?」眼裡一閃而過的不安,讓週遭的氣氛冷靜了下來。 

六七年前的紀錄,不知是特意的炒作題材,抑或是,存在的東西,它依舊存在。 
        無法磨滅地、深入骨髓。

 

あぁ~糟糕了…」村上按著腦袋嘆道。 
「上里…不妙耶!你看すばるくん」牧野的目光停佇在すばる不太自然揉著眼睛的手指上,「啊啊…要哭了! 
「太一くん!請暫停一下!」劃破這片寧靜的是橫山響亮的聲音。
  
來不及隱藏,滿是淚水的雙眼就這樣展現在眾人面前。
「對不起…我…」 
すばる安田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將表情有點失措的人緊緊抱住。
眼淚沾濕了安田花花綠綠的T- Shirt,安田眼裡看到的すばる,是拼命壓抑著淚水卻徒勞的懊悔,以及他一地的心碎。

 タッキー…」恍恍惚惚間,嘴裡吐出的微弱呼喚,還是同樣一個名字。 

すばるくん還好吧?太一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村上。 
「…嗯…不好意思…」笑的有些尷尬。 

「真是想不到,
すばる到現在還會…還會哭泣。有些意外地,中江川皺著眉嘆道。
「這種事,你不是應該最清楚的嗎?」冷冷的說著,上里彷彿看穿了什麼。

タッキーすばる,他們都太過溫柔了。

 

 

 

 

 

 

 

 








其他待續(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